查看: 76|回复: 0

是勋已经猜到了这只是一座衣冠冢而已

[复制链接]

87

主题

87

帖子

32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21
发表于 2018-3-26 13:0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卿、卿无罪……”是勋敲钉转脚:“臣谢陛下之赦。”
一句话说出口,张怿不禁目瞪口呆。是勋心说小样儿,你想跟我辩论还早得很哪,多少能人异士都在我这张嘴前败下阵来,难道我还会在你这小阴沟里翻船不成吗?这话要搁后世就没啥杀伤力,直接承认刘邦当年也是行的诡谋,非堂皇正道,不就完了?但这年月的士人谁敢指斥刘邦啊,就算对桓、灵那伙儿垃圾皇帝所办的懊糟事儿,都必须得拐着弯儿地批评,最好把责任都推到奸臣、阉宦身上去,更何况是汉高祖呢?
可是他光算计匈奴人了,没想到来的是鲜卑人,鲜卑人将会如何行动,那是毫无腹案,更无从猜想啊。可是他没有想到,鲜卑人竟然一个都不肯奔兵堡来,全都往粮堡那儿去了,这口气一松下来,这才觉得自己腿软。好了,基本上,只要不出意外,自己这条小命就算是保住了。
“吾知正南(审配)、元图(逄纪)党于显甫,公则(郭图)、仲治(辛评)党于显思……”别以为你们拉帮结派,主子不清楚,其实都瞧得真真儿的,只是因为政治需要而暂时不加以惩治罢了——“今正南殁,则若两斗,元图如何是公则的对手?”逄纪是斗不过郭图的。
要说人的智力,其实社会生存能力也是一大环节,不信以孔明的智商,公孙氏若起杀心,他便只有乖乖挺脖子挨刀的道理。
当然啦,经过察言观色,是勋已经猜到了这只是一座衣冠冢而已,所以是峻催他赶紧迁葬,他特意微微一笑:“此中恐只有衣冠耳……”
诸葛亮急忙拱手躬身,诚心受教。
早有仆役设下了桌椅、坐席,卢毓卢子家领着弟子们前来拜谒,并且呈上功课,请是勋检查。是勋也懒得瞧那些文字,高踞椅上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bbin  

GMT+8, 2018-4-24 05:29 , Processed in 1.185602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